《幻谜》

返回书页

十二章殇雨泪②

作者:

姜苫轩

最近更新: 黑篮同人之初晴之雪 伐天剑魔 神探何钊奇案选 追忆无间恶魔 匹夫的神话 女王不怕黑 英雄联盟之破碎虚空 穿越之纵横明末

每张道符都是一个灵魂的寄宿,只有在一个称为“介区”的区域里,灵魂才会被激发,并脱离道符出现,然后就会有若实质般撕裂真实的生命——这不是常理可以解释的战斗,这就是道术。

※※※

一道道符光环绕着危剑,冷色的脸庞在幽蓝色光线的照射下显得更是阴森。丝缕的玄耀云曦从二人身上漫散向夜间,幽寂寒林中迎来了破晓前的光辉。

“我可以让你取走性命,但,绝不会让你取走月光的!”

“那你大可试试看。”

交织言语的光芒缭乱迸射,那完全不像属于人世的道光抽动着旁观人的心神,猛然触亮了陆聿心灵深处飘荡的声音,“道术……”看到危剑身外缭绕的浮光,陆聿的目光落下了胸前的护身锦囊……

照面的一招,楚湦连退了数步,才重新站稳在危剑面前。

看到楚湦手中夕林幻动着血红的剑气,危剑冷声问:“原来你也是一个道士,那为什么没有自己的道符?”

“哼,”苦笑一声,夕林剑拖出一条长长的轨迹,向危剑刺来!

“那种东西,我早就不用了!”

危剑身形微侧,夕林殷红的剑芒滑过胸前,血浪一颤,他幽蓝的脸庞幻然顿灭。

“既然是一个连符都没有的道士,两招就足够了。”

声音倏忽响于身后,楚湦浑然一怔,余光扫到危剑的符光,然而在他眼前,一道没有随之幻灭的幽蓝色剑形光芒忽然向他刺来。

“喝啊——”飞身避开,未能击中目标的幻剑便随即幻灭,楚湦望向危剑,锁眉:“幻剑……”

“算你躲得快,这就是第一招了。”危剑举剑刺中一符,几把幽蓝幻剑再次于身前幻现。

“可恶,魄猎的走狗,管你什么的道士,少给我嚣张!”薛廷大吼一声,提拳撞向危剑身后。

危剑毫无表情,“现在还轮不到你……”提剑悠悠划动几下,薛廷眼前蓝光顿现,身体便随着一声痛叫向后飞出,被一支幻剑刺穿胸膛,钉在树上。不过幻剑很快消失,薛廷又重重摔在地上。

“呃……“薛廷蜷缩身体,因为剧痛而屈伸的十指已然染上了粘稠的液体。

“可恶,居然对不会道术的人下这么重的手!”楚湦愤然道。

“你就少关心他了,轮到你了。”危剑把剑往前轻轻一指,幻剑顿灭,然而几乎在同时,幽蓝的瞬光便在楚湦眼前浮掠而过。

“把道符上的灵魂激发到战场的每一处,然后自由控制灵魂,使之在任一处,任一时刻凝成剑……”楚湦凝神注视眼前瞬隐瞬现的幻剑,倏忽,阴风袭发,凭空幻现的幻剑裂空刺来!

身形迅速晃动,幻剑引几缕断发掠过眼角,转瞬已成幻灭的虚影,紧接而来的是楚湦面前顿现的两束幽芒!

“呀——”楚湦立刻跃起,身体向后翻转,两道幻剑堪堪触过眉睫。

“嘶嘶……”裂空的摩擦声掠过耳畔,旋转的视线间又闪出三束蓝影。停留在半空的楚湦舞剑旋腾,一道弧形的血色虹带划破夜幕,脚尖触地的一瞬,星雨般的幻剑与剑虹迸出流射的光线,然后随即幻灭。

幻灭的余芒还停留在眼际,而幽蓝的实质剑影已照着冷色的脸刺来!

“呃啊——”没有符光护体的楚湦被蓝光照到的瞬间就如断线的风筝飞出,胸口随即延伸出一道殷红的细痕。

“看你再往哪儿躲?”危剑又是提剑一指,几道目力难及的暗流隐于夜间,转瞬在楚湦面前划出幽蓝的星火。

然,幽蓝的扭动线条还未幻化成剑,却在楚湦眼中被一道明亮的光辉驱散……

“呀啊——”熟悉的呐喊,楚湦惊见陆聿站在自己面前,身体因为挥拳而微曲,低垂着饶铁链的右手——幻剑居然被他打碎!

冷色的脸掠过罕见的惊色,危剑目中的寒光顿时敛向陆聿——这个他方才从未注意的少年。

“陆聿,你快退下,太危险……”

“你就少给我烦了,狗算命!(楚湦:……求你还是叫死算命吧)”陆聿冷冷地打断他,“被打成什么样子了还说这种话,你这人对脸面有概念么?”无言的他开口就是很长的一段话。

陆聿缠着绷带与铁链的右手牵扯了危剑的目光,“打碎了幻影剑,手居然没有受伤……”在陆聿身外,隐隐弥漫着肉眼看不见,但神志却可以清晰体会的灵息在流动,“不像个简单的角色。”危剑暗道,而他此前却根本没有听过关于这个少年的只言片语。

陆聿按着自己的胸口,隔着衣服触碰锦囊,又不禁想起哥哥的话,心中自语,“哥,你说你给我的每一张符都是有灵魂的,都会保护我,应该不是骗我的吧!”握拳一挥,“哼,就让我来会会你!”

“哼,”冷笑,看着向自己奔来的陆聿,危剑收剑,“我没有时间陪你们一个一个玩。”言语间,走到大狼身旁。

“大狼——”无法挣扎站起的薛廷用血红的双眼撕扯着危剑,“你给我滚开,不要碰大狼!”

咆哮的声音扯不住危剑脚步,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大狼鳞伤得脸庞,拔剑指之,“韩渊既然放你活到这里,那就为我所用吧!”言罢,长剑刺入尸体胸膛。

“不——”痛嚎的薛廷将脸埋进双臂,他实在没有办法看着兄弟的身体被践踏。

然,在他脑海中模拟的血色画面却没有出现,辟邪剑无声地插入大狼胸膛,没有一丝血溅出。

停下脚步,陆聿不解地看着危剑此刻的举动。

而楚湦短暂木然的目光却登时狂颤起来!

“陆聿,快闪开——”

“……”

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疾光滑过眼眦,陆聿脚底出现一道血蓝相间的巨大道阵,而他就身处阵心!

“不好!”失声惨叫,楚湦紧咬嘴唇,然后立刻翻手结起手印。

身陷道阵的陆聿第一反应却不是逃跑,因为一连串忽然闪现的画面撕扯着他的意识,“阵……”陆聿又感到了头痛。

昏暗的场景,泛着玄光的道阵,陆聿的双眼瞬间被一个残破的、与眼前极为相似的画面所占据!

然而阵心之间,站着的少年却是陆悦笙——他的哥哥!

从阵心冲出的幽蓝链条趁机锁住了陆聿的双腿,返神的陆聿看向前方,目光顿然一滞……

大狼尸体轰然爆裂,冲天的血柱在危剑寒目的注视下化作横空的血剑,破空噬向阵中不得动弹的陆聿!

“呀啊——”及时赶到的楚湦剑指中天,血色的光弧从剑尖吞吐,将一支支血剑化入一张巨大的屏障中,月弧状的屏壁将陆聿庇护其间。

剑壁碰撞的一点,迸发的殷雨向深林的每一处零落。

“居然用本灵直接化筑屏障,哼,看你能称多久!”

不出危剑所言,仅仅须臾,楚湦的脸庞便一片苍白,使得在他脸上流动的血色显得触目惊心。

本灵是一个人自身的灵魂。一般道士通常都会消耗少量的本灵激发道符施展道术,以获得大量的灵魂之力,然而楚湦没有道符,直接用本灵施展道术,等同于燃烧自己的生命!

“可恶——”看到楚湦抵抗的身体一点点矮下去,陆聿死命拉扯紧缚双脚的铁链。

危剑拔剑前指,数十支幻剑飞射入血幕,冰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随着幽蓝色的轨迹滑过楚湦颤抖举剑的手。

惨痛的**立刻没入了血色的激流,中剑的楚湦飞撞出去,横倒在陆聿面前。

“快走……”殷红的嘴唇艰难蠕动,楚湦的双眼急切地看着陆聿,苍白的脸被急速落下的血剑光芒染红。

“呀啊——”全身之力在一瞬间迸发,陆聿扯着铁链的双手青筋凸冒,猛然闪出一道明光,铮然一声,碎链飞溅,隐隐可见的波动将要射向自己与楚湦的血剑尽数弹飞!

“好强大的本灵!居然将幻剑也打飞……”心中暗惊,危剑微蹙眉头。

“呃唔——”陆聿顿时感到心灵深处一种原本玄虚到不可触碰的东西忽然化作实质的熔流,要往体外喷薄。

“好热,好热……”心中痛苦的**,陆聿的胸口与手仿佛燃烧了一般,胸口的热度来自于护身符,而手的热度却来自于右手心的伤口。

迎面又是数支幻剑顿现,不能站稳的陆聿只能眼睁睁看着蓝色的惊电划破自己的瞳光!

摇晃的世界顿时一暗,连中数剑的陆聿蜷缩在地,扭动着痛苦的肢体,然而他自身的痛苦却远远大于中剑的苦楚。

“陆聿……”在楚湦与薛廷的**声中,陆聿咬牙看着危剑频动的身影走向自己。

“你到底是谁?”危剑在十步外停下。

“呵呵,才不要你管呢。”陆聿露出扭曲的笑,右手的五指深深扣入了胸膛。

“拥有这么强大的本灵,却不会使用……真是可惜。”危剑没有再问,辟邪剑缓缓举起,指向陆聿紧绷的脸。

流转的灵魂在陆聿身前闪现出蓝色的光影,阴冷色调的幻剑在陆聿眼间划动诡异而致命的轨迹……

“我就要这样死了么……”

身受重伤的陆聿再也移动不了一分,气息与目光的延迟,寄托于致命幻剑的停留,灵魂在寂静中已然落入无声破碎的倒数……

忽然露出一丝寻味的苦笑,明明早已不想为别人去做什么了,明明只想让孤独陪伴自己余生,明明……

倘若别去管楚湦他们,直接从后山那里离开的话,也许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吧。

然,这样的决心,却是为了一个本是欺骗的承诺,转身,而破碎……

合上双眼,最后浮现在他眼前的人,让他心中的歉疚一点点蔓延,他一直用回避伤害着她。最后回避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他没有说一句话,就留给她一个冰冷的背影,无情地将那恳求般的声音撕碎……

“二少爷……”

小雨的呼唤从过往穿越到现在,从记忆中倏然带着真实的触碰,同样是被一个刺痛的声音打碎了!

陆聿像是被撞醒般睁开双眼,那熟悉的背影正缓缓地倒下……

她无力地躺在陆聿的臂上,胸前已然幻灭的幻剑,在她那张洗去脂粉,回归素白的脸庞上弥散开淡蓝色的泪色。

“小雨——”这一次,陆聿没有任何的犹豫与掩饰,呼喊起他从未叫过的名字。

苍白的嘴角染上脸颊滑下的清泪,在听到少年的呼喊,微微蠕动,抿起一抹幸福的笑,“好高兴……终于听到少爷……叫我的名字了……”

“……”

一直不屑叙说的言辞却已没有诉说的机会……

沉默的瞬间属于陆聿与小雨,还有楚湦与薛廷黯然的目光。只有危剑的脸不会有丝毫动容的触动,他的脸仿佛比一张面具还要冰冷,手挥动着寒剑,在冷夜间编织着幽蓝色的死亡剑网。

可陆聿却看不见,此刻他眼间,只有小雨那张宛如白纸的脸,仿佛一滴泪,就会滴碎。

细白的手将一件外衣推入陆聿怀中,“您的衣服……终于可以还给您了。”断续的声线,编织着小雨没有遗憾的微笑。

这一刻,她在心中感谢断怀,因为他的一句话,让自己做出无悔的选择。就是,没有让自己的眼泪,流在余生的等待中……

陆聿想起初次看见小雨,为她披上这件外衣,然后无言地离开,多年以后,当这缝补过的衣服再次回到自己身边时,他紧紧握住小雨的手,很冷。

但那只余温褪去的手却一点点从他手中滑落,陆聿却抓不住,修长的手指扯下他手上缠着的绷带,无声落在了地上。小雨嘴角残留着最后的微笑,微闭的眉睫被今生流尽的眼泪染湿了。

真正的永别,依然在无言中渐行渐远……

“你们的话说好了吧。”危剑冷言,挥动的幻剑没入了寒夜,然后再次于陆聿面前闪现。

陆聿黯然无言,抱起小雨,绷带散乱的右手紧握着护身锦囊,没有闪避,只是沉默地站起。

一支支幻剑不会犹豫地向他袭来,然而,在幻剑近体的一瞬,光芒从陆聿右手间闪耀,在刹那间,照亮了整个黑夜。

“这是……”危剑心间一颤,仅消须臾,耀眼的光华已将他笼罩。

随后,一个怀抱女子的少年的身影在光辉掩映中缓缓浮现。

他慢步走来,幻剑全然破碎,飘逸的发丝随着道风舞动,从护身锦囊中飞出的符光,流转身外,照亮他眼角一滴滑落的泪水……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十二章殇雨泪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快捷键:←)上一章节 章节列表 (快捷键:→)下一章节
最近更新 无道至尊 孤独剑雄 反派boss女配高贵霸气 我在转角处等你爱我 全能少女vs阳光男孩 盛世帝国 青春绝笔 行天流记 魔灵诀 重生异界之龙凤奇缘 异界小农民 风云变天下动 龙门天师 乱世卿情 天外神 一枕烟雨也无邪 天妒之元灵大陆 魔王祭 情动苍穹 腹黑重生之笑傲天下 百变妖妃 古武兵杰 天魔地斗 今汐何惜:倾世毒医 山鬼谣 悠悠红尘梦 光域 驱灵人 孤星之恋 侦探学院Q之一切都是梦吗 幽冥之主 魔幻旅途 石印 神兵大帝 孤军抗日 仙剑豪侠记 天魂虚度 疏影细君辞 天地独仙 夏季本是雨下时 樱倩的爱恋 深渊幽火 禹门 我的老婆爱上我 天方奇谈 封战 绝影者之谜降临之子 最后一个仙 殇荼枝 炼金奇才 许我清风自来 记忆之门 道佛神源 踏破宇恒 永恒世界塔 末世之功德辅助系统 癫仙 浑天百星录 眷恋四叶草 异能学校 魂牵一世情欢 都市全能霸主 十二星辰纪 穿越三国之争霸三国 倾国倾城之恋 隐形世界 仙落谷 绝世龙神 步步陷情 回到明朝做乞丐 妒忌救赎 真爱已死 极品逍遥修仙 蛮武玄尊 武修之巅 都市龙逍遥 一代神豪 剑侠游 九州星魂劫 美男狐妖,别黏我 惊仙传 网游之神箭破晓 逆之天翼1反恐部队 极品少女闯异世 末日纪 魂灵重生 东宁辞墓 双属性异能眼 魔法少女顾冰宣 竹锁深秋之邀你人世共并肩 纯阳仙皇 无忌传人都市生活录 天荒莽动 网游之巅峰三界 神罗战灵 魅惑公主的拽拽未婚夫 三尺剑 网游之征战世界 生存曙光 无限空间战场 亦灭 少年狂之霸主 破虚修神录 爱你如故 权后千千岁 刻刀铭墓 逍遥宇内 噬魂妖骨 帝神天下 魔法小偷 玄天古帝 茉色流年 星际小队长 玄天邪君 霸天灵神 零渡 术师传说 斗霸天地 我这一剑横来 网游之六界悬案
最新入库 至尊小少爷 网游厨神传 我的妞妞老婆 步谋天下 平行界之驭兽 浊世涅磐 穿越之极品配角 校园炼神 墨夏花开倾尘顾 综漫蜕变 易世沉浮 一只王妃出墙来 被称为尽头的地方 冲霄云 血舞乱世 青海盗墓之:金娥墓盗 青师 血宫泪 重生仙凡道 巅峰保镖 绝世邪凰 逆天系统在都市 宰相老公很腹黑 允你爱吾,吾愿嫁汝 龙双 超级变异器 名古屋极道少年 英雄联盟之我为亚索 灰姑娘的腹黑王子 生活随缘录 命魂玄修 崩碎山河 武噬之主 朝日安染作品集 第一次神圣冒犯 神医威舞 女朋友们 重生之厚爱一生 脉葬 孪生双子 我是小强 倒塔王 涅槃战帝 逆天宇尊 爱情与面包的抉择 抹茶 战争狂想曲 主宰红尘 仙君好温柔 心恒风暴 云帝归来 继祖称尊 都市狼魂 爱未眠 列王的忍争 血魔轮回 古风余韵之离魂 夜微敛寒月翩翩 黑色荆棘花 滥殇在市井的哥们 秋意遥 地下城的勇士之圣战传奇 弦断烟华 我的妹妹是恶魔 仙帝在异界 幻谜天堑 至尊魔辰 花落西汉 恐怖异谈 红妆青衣 你好我的青梅竹马 第一女相之静女其姝 兄弟指点天下 齐天录 红颜保镖 修罗也有爱 火噬苍穹 印度来的女朋友 超级平凡学生 雪月英雄传 洪荒囚天记 网王之请等我十年 相公慢点走 苦涩是甜Ⅰ 小小江湖之暗流 玄灵缥缈 穿越之这个地盘姐做主 未曾牵手的爱人 谁说习惯就是爱 来自公元2014年的我 中原修真传 傲尘录 末世风雷 不屈魂帝 神奠 恋人将满未满 风吹茉莉 鸿蒙逍遥行 天道规则系统 傲游武僧 影视冒险系统 穿越之姻缘 抗日战魂 搁在浅时光里的记忆 漫威宇宙中的修真者 气吞三千界 凡人天神传 情断江湖 苗毅传奇 剑霸山河 失衡记之潭底仙宫 爱你在心口难忘 末世的霸主 水清涟漪 江山美人之南唐 重生之嗜血女王 爸爸再爱我一次 邪凤傲世倾宫阙 异界黑白 踏魂途